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实控人卷入2.5亿借款纠纷牵出重要关联方 高升控股收关注函

  • 时间:
  • 浏览:4

原标题:实控人卷入2.5亿借款纠纷牵出重要关联方 高升控股收关注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段时间,高升控股(00097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1,SZ)与实际控制人韦振宇一道陷入2.5亿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元借款纠纷,且未进行任何披露,因此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虽然高升控股回复称债务问题已经解决,不过涉及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的关联方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嬉云游),高升控股却一直没有公布过财务信息及最新经营状况。

昨日(7月30日)晚间,深交所再次对上市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高升控股详细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说明华嬉云游基本信息及产权控制等情况。

《每日经个人可以银行配资炒股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上述2.5亿元借款纠纷外,韦振宇、华嬉云游还陷入另一宗金融借款纠纷,被安信信托诉至法院,目前没有进一步信息。

未披露实控人涉足2.5亿元借款纠纷

上述2.5亿元借款纠纷起源于2016年3月份一个合作项目,当时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就IDC数据中心项目达成合作协议,约定项目建成后由上市公司运营并享有收益。韦振宇及其家族并未持有华嬉云游股权,但以借款、担保等形式对其施加重大影响,因此华嬉云游被认为是高升控股的关联方。

2017年底,华嬉云游遇到资金困难寻求对外融资,资方的出借条件是由高升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高升控股同意这一条件,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及实控人韦振宇也成为借款协议的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

今年3月份,由于华嬉云游未及时还款,引起诉讼和法院执行程序,高升控股、韦振宇均涉入纠纷,涉及债务规模2.5亿元。直到4月份,借款纠纷基本解决,但高升控股并未对这些涉诉案件进行任何公告。

高升控股称,时任董事长认为上述借款属公司经营行为,数额未超过规定标准;并非上市公司对外担保,且已有保证不会造成上市公司利益的损失,因此没有严格履行相关的内部审批程序和没有对外公告。

不过,监管机构并未认可这一说辞。深交所于7月30日晚发送的关注函显示,高升控股存在未履行审议程序即向华嬉云游提供担保的事项。要求详细说明华嬉云游主营业务、产权及控制关系、最新财务指标及信用等级状况、上市公司对其担保余额等信息,并补充说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董监高与华嬉云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记者发现,高升控股早在2016年就表示华嬉云游IDC项目对公司当期及未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增强盈利能力。但是,高升控股一直没有公布过IDC项目的进展,也没有披露过华嬉云游的经营情况、财务指标等信息,如何影响上市公司业绩,外界知之甚少。

对于上述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今日(7月31日)致电高升控股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这些事情还需要跟股东、相关方进行交流,等回复交易所关注函后再沟通,后续会以公告形式进行披露。

实控人被安信信托诉至法庭

除了上述2.5亿元借款纠纷外,深交所还要求高升控股详细梳理是否存在其他对外担保事项,包括被认定为“公司经营行为”但实质为对外担保的事项。

记者注意到,除了已经解决的2.5亿元借款纠纷外,韦振宇、华嬉云游还陷入其他纠纷。天眼查信息显示,由于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安信信托将韦振宇、华嬉云游等诉至法院,案件于今年6月20日开庭,但开庭结果并没有进一步信息。

对于高升控股有没有涉及该借款纠纷,上述董秘办人士称“不是很清楚”。

在实控人韦振宇陷入借款纠纷的同时,其股份增持计划也被延迟。2017年4月份,韦振宇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高升控股股份,计划增持股份不低于1000万股,不高于5000万股,增持金额不超过10亿元。

此后不久,高升控股称公司一直面临披露窗口期及资产购买等因素,韦振宇计划增持期间实际仅有约两个月的可供交易日,因此将增持计划延期6个月。

对此,上述董秘办人士表示,目前实控人增持计划还没有新的进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